当前位置: 首页 > 传奇故事

时间:2022-07-02 13:28:17 传奇故事 文章来源:涂颜故事网

      村里有两个磨扇,一东一西,咬不动了,再也不转了。 风吹过又一季的杂草,石磨依然纹丝不动。不知道废弃了多少年了。

      这个石磨来自哪个山谷,哪个巨石,哪个石匠,哪个家庭,无从得知。 但是,可以想象,石磨一转“扑通”一声,家里一定是人丁兴旺,熙熙攘攘。 一个健壮的小伙子推着磨棍到处走,一个勤劳的看家妇女满眼都是玉米、谷物、大豆等。一勺一勺,孩子们追在父母后面。 大人不恼,就拿着扫帚或勺子催孩子,一直忙。

      锅贴饼,石磨豆腐,大锅煎饼,杂粮粥...桌子上热气腾腾,一大家人,老人、孩子、兄弟姐妹,围坐在农家,享受一日三餐。虽然是简餐,但是自给自足。 慢慢的,推石磨的老头不见了,壮年的他变成了一个老头。当孩子们长大后,他们放弃了磨坊。 不知道哪一天,房子要装修了,石磨要卸下来了,石磨要被扔到一边,越来越远,直到我忘了主人是谁。

      这把磨扇雕刻精美。凹槽对称整齐,像水波,像云彩。它日复一日地转动,把它磨得更圆更软,像一个功德圆满的老人,静静地对着那里的新人慈祥地微笑。

      父亲笑着摇摇晃晃地向我走来,满脸的皱纹缩成一团,慈祥地笑着:看这磨扇子眼熟吗?它属于你主人的房子。听说是一个老石匠叮叮当当了很久才砸到这个优秀好用的石磨。 你小的时候,我和你妈妈常带你来这里磨面。你吵的时候,我会把你抱在磨扇上推来推去,逗得你咯咯直笑。 这个磨也是你爷爷推的,你大哥二哥还有你推的,村里很多人也推了...

      瞬间,这两个磨扇在阳光下闪了一下。他们是养活了全村几代人的英雄!但当下暗淡,石磨依旧,可磨的人却大变样。 有的碾进土里,有的碾得越来越小,有的不想往城里推,想推,但这磨推不动。

      父亲弯下腰像弓一样,抚摸着磨扇,叹息道:“这就是人磨的地方。分明是磨人!”我无言以对。我只是把父亲扶起来安慰他说:等我再把磨架起来,我就把它磨好,让我妈每年给我们做豆腐。 但有句话我没说:等我老了,我也搬回老宅,看着这石磨打发时间,我也心安。

      “磨人”,三个字,戳中我的心。 是的,在岁月的长河中,我们都是一块石头,被流水和沙砾从棱角分明到光滑如玉,直至化为尘沙,这是我们的一生。

      那一天,我拜访了一位老先生。他一生都不太懂写作。他只是每天磨墨写字。 他请我坐下。圈椅经过打磨上釉,纹路清晰美观,就像老人一样温柔。 求教之言,他欣然同意。 老人在传宣,镇纸,选笔,老婆婆在取砚,握墨,磨,银发在两端。默契无声,这种弹琴唱歌的画面令人着迷。

      我问老太太:为什么一定要磨墨?最好用墨水。 她瞟了老先生一眼,说:“他年轻的时候意志坚强,在工作单位锋芒毕露。当他有点不开心的时候,他就和别人争论。他要竞争,吃了很多苦,生气了,经常在家里吵架。” 我逼他练字,我坚持磨墨,就是磨砺他的脾气。 果然,在家里,人磨墨,墨磨人;在单位,人磨事,事磨人。 慢慢的,他变得谦虚豁达,人缘也变好了很多。 虽然没有做官,但是读书写字练字喝茶交友,一点也不落后。现在我真的像个老绅士了!老先生拿起笔蘸墨的时候,有一种微微的快感:磨墨,消磨了我的一生,让我安静,顺滑,平淡,苍老!想想,挺好的!

      “怀瑾捧玉”,四个大字飘逸温婉,算是老先生对我的鼓励和祝福吧。 我深深知道它的意义,从此把它当作人生的信条,照亮了我的余生。 的确,金和玉都是美玉,都是用山里的玉籽料精心制作而成。 性格也是如此。

      磨,不仅仅是“推石磨”消磨时间,消耗生命,更是“把铁杵磨成针”的磨砺,“把玉磨成多器”的琢磨,“十年磨一剑”的磨砺。 在被时间逐渐缩短的人生里,会精彩无限,会无怨无悔的结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