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神话故事

伯劳鸟的故事

时间:2022-05-09 10:48:31 神话故事 文章来源:涂颜故事网

  伯劳鸟和杜鹃鸟一样,是传说中很有名的鸟,古代的诗歌里常常写到它,如南北朝时的乐府民歌《西洲曲》中有句云:“日暮伯劳飞,风吹乌臼树。”古诗中亦有《东飞伯劳歌》:“东飞伯劳西飞燕,黄姑(牵牛)织女时相见。”后来人们称朋友离别为“劳燕分飞”。关于这种鸟的来历,还有一段令人悲伤的传说。

  周宣王当国王的时候,有个显赫的大臣叫尹吉甫。他有个儿子名伯奇,为人忠厚友爱,是个有名的孝子。伯奇的母亲死后,尹吉甫又娶了一房妻室,生了一个儿子,名叫伯封。伯封也是个心地善良的孩子,跟哥哥相处得非常和睦。可是年轻的后母总是怀着私心,一心想让自己的儿子承袭贵族的封号,因而把伯奇视为眼中钉,处心积虑要除掉他。

  一天晚上,她对丈夫尹吉甫说:“昨天在花园里,伯奇见我生得貌美,竟跟我动手动脚的,调戏起我来。”

  尹吉甫不相信地说:“我那忠厚仁义的儿子,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来?”

  年轻的女人故意气冲冲地说:“信不信由你,明天你躲在后花园的楼台上,亲眼看看就明白了。”

  尹吉甫听了半信半疑。第二天一早他真的躲到后花园的楼台上,窥视着花园里的动静。这个坏女人一看丈夫中了自己的圈套,就一步步施展她的毒计。她预先捉了几只毒蜂,藏在衣领和袖褶中,又在头上洒了些乳蜜之类,然后走进后花园的花丛中,装成赏花的样子。她知道,每天的这个时候,伯奇都要打这儿经过,到前庭去给父母请安。当她看见伯奇走近时,便放出衣领和袖褶里的毒蜂,惊慌失措地嚷道:“蜂子!蜂子!”呼喊伯奇快来帮助她驱赶。那毒蜂嗅到乳蜜的气味,在女人的头上脸上飞来舞去,哪里肯离开。孝顺的伯奇一见毒蜂蜇了母亲,便赶忙上前帮助捕捉。后母红着脸,不停地拂动衣袖;伯奇牵挽着后母的衣襟,在她的衣领上捉住了几只毒蜂。两个人在花丛间,一个牵牵挽挽,一个推推闪闪,躲在楼台上的尹吉甫看得真真切切。他相信后妻的话是真的,便叫人把伯奇叫来,不容分说,痛打一顿,然后剥掉他的衣服,只给他留一条短裤,赶出家门,从此不许再回来。

  可怜的伯奇,被父亲痛打一顿,赶出了家门。他赤裸着身子,只穿一条短裤,带着一张心爱的瑶琴,忍着满身的伤痛,流着悲伤的眼泪,开始了无目的的游荡。他顺着一条路向前走去,走过一片草地,走过一片树林,来到了江边,望着滔滔的江水,在那里伤心地徘徊着。他知道自己落入了后母阴险的圈套,又无法在父亲面前辩白冤情,真是跳到江水里也洗不清啊!已经到了暮秋九月,天气一日日冷起来了,白露已经开始结霜。他没有遮体的衣服,只得采些荷叶连缀起来,披在身上抵御风寒。没有吃的,便拾些风干的山梨花来做粮食,勉强地维持着生命。

  一天早晨,江边的沙滩上,结满了一层薄薄的白霜。伯奇打着赤脚踏在霜雪上,两条腿已经冻得僵硬麻木了,浑身不停地瑟瑟颤抖,眼里涌出了痛苦的泪水。于是他弹起了瑶琴,唱了一首自己编写的《履霜操》,其歌辞云:

  踏着早晨的霜雪呵,冒着黎明的风寒,

  父亲不了解我的心呵,听信后母的谗言。

  孤零零离别亲人呵,我的肝肠欲断!

  苍天呵,我为何遭受这样的灾难?

  你教恶人享福,善人受罪,未免恩怨有偏!

  有谁能来看看我呵,过问我的不白之冤!

  伯奇抱着瑶琴,在江边走来走去,边弹边唱,凄凄惨惨,好生悲凉。他回忆起自己曾度过的美好的童年,想起了慈爱善良的母亲,你为什么那样早地离开你的儿子啊!他想起自己的父亲,一个掌管朝政的重臣,却不能明察自家的妻子儿女,多么令人痛心!他又想起了自己那同父异母的弟弟伯封,他是那么纯洁、友善,他多么想见上弟弟一面啊!可是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了。他感到孤独,愤懑,悲伤,觉得人世间太黑暗了,活着又有什么意思!想到这里,他便闭上了眼睛,纵身一跳,投进了滚滚的江水之中。

  这条江中住着一个水神,听到伯奇的琴音和歌声,非常同情他的不幸遭遇,便派遣虾兵蟹将把伯奇迎到水府,给他吃了一付能够潜居水底的奇药,让他从此在水府里安居,时时弹唱着他的哀歌。

  从此,每当夜深人静、明月高悬的时候,人们便可以听到那哀怨的琴声伴着歌声从水底传出来,在江面上荡漾着。渔夫们摇着船打这儿经过时,都能听见这悲切的歌声,常常被感动得流下眼泪。天长日久了,渔夫们也都学会这只歌了,他们在打鱼的时候,口里也不时地哼起这首心爱的歌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