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校园故事

举手(二)

时间:2022-08-05 14:49:23 校园故事 文章来源:涂颜故事网

       有个男生过来,讲台边这时候站了我们四个人。男生小声嘀咕了几句。女生说:你要说什么,大点声。男生重新又嘀咕,眼睛始终盯着讲台下面某个位置。女生又说:能大点声不?嘴里骨骨碌碌的男生更不安了。我想他应该是想说他退出申请了。女生还想问。班长从后面直接伸过拿笔的手,在女生按着的17人名单中间画掉一行名字。男生马上转身,超安静地往教室后面走。这时候我注意到,刚才默默举了很久的那些手,都散布在教室的角落和后部,正是平时课上沉闷无声的那些角落。

       不容多想,上课铃响了,起初的十分钟“今日新闻”是北方大雪的图片。教室前排发出哇哇的惊叹,因为大雪压城确实有气势确实好看。可是,我得补充一句,就在关掉电脑准备来上课的时候,网上已经出现大雪造成校舍倒塌学生伤亡的新闻了。

       课间休息,有来自广州的学生过来问放音乐行吗。几个人很快围着电脑找音乐。班长有点为难,在过道上来回走,我问他,一等和二等奖学金各多少钱。班长说还不知道。他问我:17人举手13个名额,怎么分配呢,平均分了行不行。我说我没发言权,但是应该尽量听17个人的意见,大家一起商量个办法。

       下课铃响,班长说,同学们留一下。站起来的又都坐下,班长补充说:是申请助学金的留下。教室的前排都长出一口气,椅子一阵响,他们和我一起离开,这就是经常下课和我走在一起的学生们,几个月的相处,对于他们的面孔姓名甚至字迹都熟悉了,而留在教室里的,恰恰是一些朦胧僵硬的面孔,很多还叫不出名字,那就是平时沉默着的。

       离开学生宿舍区,只剩了我一个人,又想起那些无声的举手画面。今天的两节课,对那17个举手者,无论怎么讲,都效果有限。他们在举手几分钟后才知道名额不够分配,可能得不到助学金。在这种心情里,不可能安详平静地听课。这种感觉忽然让我很难受。终于,我找到了这难受的源头,在我上小学的上世纪60年代,交学生登记表的时候,那种恨不能从这世上立刻消失的绝望窘迫,整张表格上最突出显眼的家庭出身一栏,那一厘米乘两厘米大小的框子带来的笼罩一切的心惊胆战。庆幸啊,当时我的老师没让出身不好的学生都把手举起来一一清点。

我们都知道,如果一个人拿一千万存进银行,后者会严守规定,保护他的财产安全和隐私不外泄。那个据说买彩票得到3亿多的人始终都受到保护,相关部门以隐私权为理由,丝毫没透露他的个人信息。但是,如果一个人家徒四壁了,他是不是就不再需要任何保护,他就随时可以“被裸露”,被要求长时间举手给别人看清楚?

        一定会有人反驳说,只有财富才招惹是非,只有富人才有不安全感,你都贫困了还怕什么,你都家徒四壁了,没人偷你抢你,你当然没权利要求保护。“家徒四壁”就不属于隐私,就随时可以被满大街公开公布公示?

        我不是想评价我的学生的工作方式,她们应该是无意的,使她们无意的原因是社会普遍通行的价值观。你家里没钱,想申请额外的一份救济,你就要准备低人一等,让你举一下手太正常了。而由贫困带来的羞辱感,卑微感,比起3亿人民币带来的不安全感,就什么也不是,根本不值一提。一个18岁的孩子因为家境贫寒就得长时间当众举着手,他们的心理不需要安全感?

        这些几乎总是坐在角落里的安静谦卑的“影视专业编导方向”学生,因为贫困举着手,不肯因一时的羞辱放弃申领助学金的机会。他们会不会从此一生都埋头躲避在边缘,未来,谁会请这些人做编导?他们存在的舞台,除了长时间举手被清点,还能在哪儿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