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言情故事

梦想和现实之间怎么换算

时间:2022-12-03 16:00:18 言情故事 文章来源:涂颜故事网

很久很久以前,有一群人为了梦想,用刻刀残忍地划伤自己的身体,深深地,深深地自得其乐,剥去自己脆弱的灵魂。迷失在丛林中。


很久以后,我在丛林通风口找到了一把切肉刀。偷偷从森林里,只有灵魂在痛苦的瞬间抽离肉体。


有人不停地走进丛林,有人不停地哀号,我的灵魂在风口抽离世界,才发现丛林入口处“匆匆”的定义是:前进路上的脚步声,丛林深处不停地迷路。


迷路了?我无所畏惧,因为我发现,青春到了十八岁,即使迷失了方向,依然有理想为你执灯。风口处,立着理想的灯。孤独的人/不孤独的灵魂/当你迷失方向/我为你举灯。


忘记就是忘记。


刘色说:记住在忘记和选择记住之间,你得到的是忘记。


我选择忘记?


那你真的忘了。


2006年,历史变成了传说,传说变成了童话。


我用欣赏童话的眼光看待这个传说。路过,发现童话里一个巨大的谎言。每天都忘乎所以,把自己的一切都写在纸上,幻想着黑白可以保留众多风景中的一个,但最后发现纸上只有痛苦和尴尬的文字,其他的一切都已经被碾压和沉淀。


当我用血红色的笔在试卷上画出对错的时候,娇娇可能正在去上大学的路上。她的手心一定还拿着那张五颜六色的大学录取通知书,她的心一定快疯了,她的手心一定满是汗水。我在试卷上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,然后合上,失神了。奇怪的是,我忘了她是怎么比我小却比我早毕业的,忘了她拿到通知书时是怎么傻傻的站在我面前,然后像个孩子一样放声大哭。我也忘了当时对这个女生是什么感觉,有没有想哭。一切似乎都在玩我,一个要迟到报大学的人,但现在蜂拥到这里的,都是释放的无奈和觉醒后的迷茫。


2006年,是催熟剂,但我半生不熟。


路很长。一直往前走。难以忘记,难以忘记。当一切都难以忘记的时候,我已经失去了所有的记忆。我只能寻找我留下的文字,但我找到的是那些隐隐作痛的文字。我讨厌开头。为什么我要写一些自己不喜欢的东西?现在想想娇娇是对的:我想象白纸黑字可以消除一切烦恼,但事实告诉你,白纸黑字都是明白账,至今依然存在。


蔡琴用钢琴般的嗓音唱出了一个半生不熟的人的心声:如果说再见有困难,就让一切走远。


某年的某一天,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,但我忘记了。


我才明白,青春已经到了十八岁,很难忘记,就是忘记!


在镜子前,泪水徘徊。


程超宇说:顺着你指的方向/我找到了天堂/你说不会迷茫/这里有我们真挚的理想/但是镜子前有泪。


梦里,江南经过多少回。阴雨春雨滋润着干枯的思绪,如丝如织,是大地穿久了的轻纱。是因为杏花的雨太细腻太贴心了。细雨中,坐在清溪旁,望着大地,浑然一体,与我分享一切;伴着淡淡的细雨夹杂着泥土的芬芳,喝一杯浓浓的酒,远离尘世的喧嚣与起伏,像易碎的玻璃一样沉醉在这多雨的江南。这是多么愉快的事啊!脆弱的江南,易醉的江南,愿醉的江南,梦是美好的!梦外,我无从知晓。


这么多年孜孜不倦追求的梦想,充实了,也伤害了。


我没有自主性似乎是真的,或许是因为心理惯性,又或许是真的执着于梦想。我一直在努力为我的梦想奔跑。路边的风景都是一定要错过的,错过是习惯。顺着你指的方向,我就要找到天堂了。你说不会迷茫,有我们真挚的理想,我站在梦想的入口,心里却有无尽的彷徨。


为什么?奶茶略带忧伤又轻快的声音唱道:自由与孤独之间如何转换?走在寒冷的街道上,我找不到答案。


如何在梦想和现实之间转换?大于?小于?还是等于?